网络主播能否成为“第361行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调查问題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【热点观察】    

  从无序生长到后后开始接受规范化、专业化培训,并逐渐从线上走向线下,作为新文艺群体的网络主播正开启职业化之路——

网络主播上上能 成为“第361行”

光明日报记者 韩业庭

  酷狗直播平台上的音乐主播红格格毕业了。她除了领到一张毕业证书,还获得了一枚直播平台授予的“学院认证”徽章,这原因在此后的直播活动中,她将获得更多平台资源的支持。

  近日,由中国演出行业研究会指导,酷狗音乐、光明网、酷狗直播学院主办的“育启未来 为艺发声”暨酷狗直播学院首届网络主播毕业典礼在京举办,包括红格格在内的2000名网络主播,经过培训,考试合格,领到了毕业证书。

  这是国内直播平台首次对网络主播进行大规模培训,参加培训的主播超过3万名,每段到一定学分参加考试的有1万名,最后通过考试获得毕业证书的主播有2000名。此举不仅开网络主播大规模培训的先河,也引发亲们对网络主播群体规范化、专业化、职业化的讨论。

网络女主播在直播中 光明图片/视觉中国

  从无序到规范

  我国的网络直播兴起于2005年,到2016年老要冒出井喷式发展。截至2018年,我国直播行业的规模肯能超过4.56亿人,即超过一半以上的中国日本日本网民视频都玩过直播。另据《小葫芦2018年度全平台直播行业白皮书》数据,2017年全平台新增主播为14116万人,2018年這個数字上涨到2116万人。

  庞大的市场规模,原因主播群体良莠不齐。为了吸引眼球,一些主播无所不想其极,从“黄鳝事件”到“直播妈妈洗澡”再到“直播吸毒”“直播跳楼”,出格的直播行为一再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线。这说明网络直播活动和网络主播的行为亟须规范。为此,2018年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等部门联合推出《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以加强网络直播行业的基础管理。

  严管之下,“黄鳝事件”等极端直播行为大大减少,但像“直播中抽烟”“直播中爆粗口”等违规行为仍时有占据 。那些行为还要故意打“擦边球”,还要肯能主播对相关规范占据 问题了解而原因的“无心之举”。

  光明网副总经理宋乐永介绍,从2018年年初后后开始,光明网在中央网信办的支持下,建了一个多多 网络主播黑名单数据库共享系统,截至目前,有2200多名主播进入這個黑名单。“还要在利益驱使下故意涉黄、涉毒,但进入黑名单的大每段人是肯能无知,比如有的人直播中抽烟,有的人直播中说脏话。行为看似无所谓,可一旦被拉黑,亲们在网上将寸步难行,想开个网店都难。”

  假使 ,无论是从维护网络空间风清气朗的层厚,还是从维护网络主播长远利益的层厚,对网络主播进行教育培训都十分必要。

  2018年11月,中国演出研究会网络表演(直播)分会曾在上海举办过一个多多 网络表演(直播)行业培训班,培训内容涉及政策法规解读、执法案例讲解、主播素养专项培训、直播形象及礼仪等内容,但规模较小,参加者多为直播平台的内容审核负责人和一些头部主播。

  酷狗此次开启的主播培训,一则规模大,平台上的所有主播均可报名参与,二则希望将培训常态化。酷狗直播学院负责人黄轩婷介绍,酷狗直播学院2018年5月上线,目前已开发出140多门在线课程,其中200%的内容为政策、法律、法规,目的是教会主播们如保让各自 的直播行为合规合法。培训的效果明显,“参加了培训的主播,行为违规率下降了67%”。

  从高颜到价值

  毕业于西南大学音乐学院的红格格,前一天是一名音乐老师。着实她有不错的音乐素养,但初入直播行业,也十分紧张,真不知道如保面对镜头,不想跟粉丝互动,刚开直播时,“紧张得会手抖”。

  只是新入行的主播,还要“拜师学艺”,假使 跟老主播学“如保吸引粉丝、如保获得更多打赏和礼物”等,想学更多基本不肯能了。大多数主播在直播江湖中,自生自灭。正如谢欢所言,直播行业占据 一个多多 怪圈,无论多红的主播,基本上走红周期假使 3到5年。

  粉丝对主播的关注,多是图个新鲜,新鲜劲儿一过,很肯能“粉转路”。究其原因,主假使 亲们有个智能手机就能进行直播,直播的内容占据 问题专业性,又长期在一个多多 水平上打转,只是才艺主播也没法 代表作,粉丝很容易产生审美疲劳。红格格就向记者感叹,“主播的职业瓶颈是,粉丝是流动的,你还要不断提升才艺和直播技巧,上能 让粉丝占据 。”

  提升主播的专业化水平,教育培训是绕不开的过程。酷狗对音乐主播的培训,假使 想在专业化上发力,提升主播的专业素养。黄轩婷介绍,酷狗直播学院联合行业研究会和多所大学,研发了140多门课程供主播选折 ,其中70%是专业课程,从基础发声技巧到乐器使用再到乐理的讲解,既有视频课程、直播课程,还要一对一、一对多的小班培训。每门课程根据难易程度有不同积分,当每段到一定积分,主播上上能 申请考试。考试通过,主播进入一个多多 月的实习期。实习期还要考核,包括系统评分和用户评分,当直播内容达到一定标准,假使 “零违规”,上能 正式“毕业”,得到平台的认证和推广。

  为了提升培训的专业化水平,酷狗直播学院聘请了资深的行业专家开设定制化教学。类似,来自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声乐教授坐镇酷狗直播学院,从演唱技巧、表情管理、情绪表达等多个方面进行教学。《歌手》声乐顾问蓝天洋在酷狗直播学院开设“好声音特训营”,力图处理主播演唱中遇到的问題,以让声音更上一层楼。参加了培训的红格格感觉收获很大,随着研究会如保将音乐技能转化为秀场的表演,她完成了从一名音乐教师向高颜主播的华丽转身,并希望将来能各自 写歌做原创,在专业化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些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高文珺认为,当平台从发展的层厚考虑,为主播打造一个多多 学习提升空间的前一天,不仅能培养出更多优秀主播,产出更好的内容吸引观众,从长远看,上能 有利于直播行业的整体发展。

  从专业化到职业化

  抛妻弃子直播间,网络主播们上上能 站上更高的舞台,这是一个多多 十分现实的问題。对主播而言,其原因上上能 突破职业瓶颈,打开一片新的天地。

  只是网络主播也在努力向线分派展,以期从高颜向演艺明星进阶,假使 抛妻弃子直播间后,难免暴露出不适应专业舞台的问題。曾有一名有数百万粉丝的高颜音乐主播,参加了一档音乐节目。他站在台上,被导师问了一个多多 跟基础乐理知识相关的题目,就被难住了,结果止步不前。

  从大环境看,目前网络直播行业规模增长日趋稳定,行业发展也在回归理性,拼高颜、秀下限、打法律擦边球的做法已没法 有立足之地。行为不违规假使 基础,要想获得长久的生命力,还要有精品化的内容。假使 ,除了规范化、专业化,推动网络主播的职业化似乎不可处理,肯能必须职业化上能 提升直播内容的质量。

  网络主播上上能 成为一个多多 职业,那些年业界老要争论不已。中国演出行业研究会秘书长潘燕说,直播是并是不是生活工具,并还要各自 所有用了直播就能变成主播。必须当专业的网络主播群体老要冒出,它上能 成为一个多多 新职业。中国演出行业研究会未来将为有还要的主播提供能力认定服务,同時 建立起对各个平台上能 适用的职业教育标准体系。

  现实走在了网络主播职业认定的前面。目前在各大直播平台,均老要冒出了一批职业化的网络主播,其中不少还成立了团队,并从线上向分派展。比如,在快手直播平台上,以高颜“沙老板”为代表的亿仁团队聚拢了一批网络主播,专门从事农村题材搞笑短视频的拍摄,收获了很高的人气,还受邀参与电影《天才搭档》的拍摄。那些网络主播,大都还从事着一些工作,网络直播必须是不是兼职,必须每段头部主播把完全精力插进了直播上,把主播当成职业。

  这说明网络主播的职业化任重而道远。推动网络主播的规范化、专业化、职业化,仅靠一个多多 平台没法 做到,而还要平台、研究会以及行业主管部门同時 努力。黄轩婷呼吁更多直播平台加入到对主播的培训中,通过人才教育培养的最好的办法为行业孵化赋能,早日把网络主播变成能出状元的“第361行”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07月24日 13版)

[ 责编:张悦鑫 ]

阅读剩余全文(